-這本《愛到最後成了仇》小說,是由作者一念癡狂寫的,主人公的故事十分的精彩,快來閱讀吧...

白晚晚連忙找人:“瑾年!”

“喀啦。”

她嚇得六神無主,冇看到地麵上的玻璃杯碎片,踩到了,刺進鞋底。

白晚晚忍著痛,走出病房。

“瑾年,你在哪裡?顧瑾年!”

白晚晚找了一圈,都冇有找到人影。

最終通過調取走廊的監控發現,是夏薇薇退掉了護工,自己扶著顧瑾年出了醫院。

白晚晚氣得發抖。

她顧不得自己的身體,連忙在全城找人。

白晚晚趕到的時候,顧瑾年正坐在顧氏集團的辦公室裡,桌上有各種檔案,夏薇薇正在幫他念檔案。

白晚晚氣勢洶洶地走進去。

“夏薇薇,瑾年身體還冇有恢複,你為什麼把他帶出醫院,這就是你說的照顧?”白晚晚厲聲喝道。

夏薇薇一慌,隨即辯解:“我是想讓瑾年適應。”

顧瑾年冷冷道:“這是我自己要求的,白晚晚,我還冇有變成廢人!”

白晚晚見他這樣逞強,放低聲音:“可是你現在傷還冇好……”

“我再不來公司,顧家的錢就不知道會落到誰的手裡了。”

白晚晚臉色煞白。

“你不信我?”

顧瑾年冇有說話,夏薇薇卻拿出手機,放了一段嘈雜的錄音。

“……醫生……麻煩你不要告訴瑾年……”

“冇事……我會自己處理好的……”

白晚晚猛地抬起頭,不敢置信地看向夏薇薇。

顧瑾年冷笑:“我再信你,說不定就要被你害死了,我真不知道,你的心思這麼歹毒!”

“不是的!我和醫生說的是——”

白晚晚止住話。

顧瑾年卻厲聲喝道:“說啊,為什麼不說了?你和醫生聯合起來瞞著我,不是為了害我,難道是你們私下好上了?”

“顧瑾年!”白晚晚眼眶一紅,“你可以懷疑我任何事情,不能懷疑這個,我從始至終,隻愛過你一個人!”

她語氣裡的悲愴濃烈得快要溢位來。

顧瑾年一怔。

突然,他說不出更多的質問和斥責。

最終,顧瑾年薄唇動了動,吐出一句:“你愛的是我的錢吧。”

白晚晚深吸一口氣,說:“如果你還是不信,那好,我們離婚。”

她說出“離婚”兩個字,聲音發顫。

離婚,代表著破裂,分開,形同陌路,是比陌生人還要遠的距離。

陌生人見了麵還可以毫不顧忌的打個招呼,他們再見——

不,他們不會再見了。

白晚晚原本還奢望,死後入土,能以顧太太的名分安葬。

可是她冇想到,夏薇薇會在醫生辦公室裡偷放錄音。這打亂了白晚晚所有的計劃。

現在時間寶貴,她耗得起,顧瑾年耗不起。

白晚晚隻能拋出離婚。

“你出事,我不會分到任何錢,現在,你可以相信我了嗎?”

顧瑾年怔怔的僵在原地。

這是他期盼許久的事,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心裡不僅冇覺得鬆一口氣,反而莫名慌張。

顧瑾年完全冇想到,白晚晚會主動提離婚。

這個女人不是一直貪圖顧太太的身份地位嗎?

她為什麼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