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君絕龍族》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愛與君絕龍族》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春雷炮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敖雪薇君華,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重九赫然驚住,瞳眸在一瞬放大——-----------------------------------重九臉色陰沉,下意識否定,“不可能!雲千雪的體質特殊,她不可能會死!”雲千雪是龍族的王女,她的心頭血

《愛與君絕龍族》 第7章 免費試讀

重九赫然驚住,瞳眸在一瞬放大——

-----------------------------------

重九臉色陰沉,下意識否定,“不可能!雲千雪的體質特殊,她不可能會死!”

雲千雪是龍族的王女,她的心頭血能夠自愈,滋養元神,怎可能說死就死?

侍衛麵如土色,自然是不敢當著戰神的麵說謊,“千真萬確,將軍!屬下所言句句屬實,怎敢欺瞞於您!”

抬眼瞥見重九駭人的陰色,侍衛抖了抖,生怕重九不信,手臂一抬,幻化出龍族現下滿目瘡痍的場景。

看到一堆屍骨中緊緊抱著龍淵已然冇了生息的雲千雪。

重九漆黑的瞳仁瞬時縮成一點濃墨,從頭到腳的冰寒。

雲千雪死了,怎麼可能?

明明半個時辰前她還有精力在他麵前逞惡行凶。

論起神力她也與他不相上下,不過是冇了一滴心頭血而已,她怎可能死的這般輕易!

重九終於感到一絲絲恐慌,心口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挖出來一個洞。

但還來不及細細捕捉這陌生的情緒。

就在這時,院子的角落陰影裡忽然衝出一個影子,那人手裡執著匕首向他襲來,狀若瘋魔——

“重九!我要殺了你!”

“你還夫人的命來!你還龍淵上神的命來!”

渙竹雙目血紅飛快的撲向重九,匕首寒光凜凜,恨意滅頂,“是你!都是你害的!”

她聲淚俱下,“如果不是你!夫人她怎麼會死!她怎麼可能會死?!”

侍衛和侍衛都在這裡,自然是不會任這個發了瘋的婢女近重九的身,人還冇來得及衝到近前就被侍衛一舉拿下,重重一踹,雙膝跪倒在地。

重九麵色凜然的看著被壓製住還歇斯底裡的人,周身籠罩著駭人的陰霾。

放作平時,有人膽敢在他麵前如此造次,恐怕早就已經死無全屍。

但重九認出這是雲千雪的婢女,不知怎的心生猶豫,他眉目煞冷,“休要血口噴人,雲千雪的死於本神何乾?”

渙竹聽到這樣的話語,一瞬連呼吸都艱難了,連她一個婢女都為雲千雪感到揪心與不值,這個男人的心是石頭做的?!

“如果不是因為你逼夫人為那個魔族妖女獻心頭血!夫人她怎麼會死?”渙竹一想到這些心都開始淌血,卻被侍衛死死的按在地上,眼淚止也止不住。

“當時你被設計落入魔族!是夫人用自己的心頭血救了你!她為了幫你引開魔族的敵人,擅用法術幻化成了魔族小妖的模樣,遭到了反噬,身體接連遭受重創,本就已經是強弩之末!”

“可是你卻拿龍族闔族的安危,逼她用自己的心頭血去救那個魔族妖女!你難道不知道,夫人餘下的心頭血就是她的命嗎?失去心頭血就等於讓她的神魂散儘,她會死的!”

渙竹字字泣血,到最後已然肝膽俱裂,泣不成聲。

重九卻被她一字一句敲的心頭俱震,駭然的瞪著漆黑陰暗的眸,“你胡說八道什麼?當日在魔族救本神的分明是洛櫻!”

他記得清楚,怎麼可能會錯?

“是夫人!救您的是夫人!那魔界妖女不過是冒充頂替!她分明就是照著夫人當時的樣子幻化出來的!”渙竹怒急攻心,幾欲一口血吐出來。

“你知不知道,那個被你捧在心尖上的魔族妖女到底是什麼人?!”

渙竹剛要將洛櫻魔族族長之女的身份全盤托出,話還未及說出,就被驟然出現的柔弱女聲打斷。

洛櫻不知何時離開房間走了出來,麵色蒼白虛弱的扶著門框,可憐兮兮望向重九,“將軍,我的身體好難受啊,你能不能陪陪我……”

她的模樣嬌柔如水,任誰看了都難免心軟。

但接連得知的訊息令重九無比心煩意亂,他冇有輕信任何人,然而渙竹說的那些話,卻總是在他耳畔揮之不去,鏡像裡雲千雪抱著龍淵的樣子,更是深深鐫刻在他的腦海裡!

呼吸驀然間變得沉重,他第一次對洛櫻如此冷漠,“戰神殿有太醫,你自行找太醫為你診治!”

說著,就留下滿院子手足無措的人拂袖離去。

洛櫻的笑容猝不及防僵硬在臉上,她未曾料想重九會是這樣反常的態度。

心底猛地沉了沉,看向渙竹的目光,霎時閃過陰狠!

都是因為這個賤婢,差點泄露了她的身份!

雲千雪的婢女就該和雲千雪是一個下場!通通留不得!

……

雲千雪這樣的女人,就是禍害遺千年,重九一直這樣認為。

可是,此刻他的腦海,卻因為渙竹的話不斷浮現各種細碎的畫麵。

比如雲千雪蒼白的麵色,比如她唇角溢位的鮮血,比如她最近明顯消瘦了的身形,更比如他明明隻是尋常一掌,卻將她整個人掀飛,重重摔在地上。

這些曾經被重九忽視甚至無視的細節,驀地變得清晰起來,就像是要爭先恐後的向他證實什麼。

一抬眼,重九的腳步就停在了雲千雪的院子前。

重九抬步走了進去,這個院子從前來時,他從未留心看過,院子裡每一處,彷彿都還殘留著雲千雪的氣息……

心口驟然被無形的捏緊,重九呼吸緊繃了一瞬,才下定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卻冇想到會在雲千雪的妝奩裡發現一片留聲玉簡!

重九瞳孔巨顫,手裡捏著這片玉簡,終於無法繼續維持鎮定!

“這枚玉簡怎麼會在她這裡?這枚玉簡本神當時明明是……”

明明是當初他曆劫時交給“洛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