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喜後她誤惹豪門大佬》 小說介紹

《沖喜後她誤惹豪門大佬》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藺老幺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沈晏殊,尉遲祭的故事。講述了:

《沖喜後她誤惹豪門大佬》 第1章 免費試讀

三月的雲城桃花爛漫,春光嫵媚。

暖風順著車窗溜進來,溫柔地拂過沈晏殊白如凝脂般的麵頰。

她纖長的睫毛微闔,手中正拿著一份資料目不轉睛地翻閱著。

“尉遲恭明。”

“雲城首席財閥尉遲家的小兒子,今年二十二歲。”

“因十歲那年不幸落水,勉強被搶救過來後身體一直孱弱,曾被醫生多次宣佈病危。”

好一個‘精心挑選’的人生伴侶嗬。

“繼母,您真的是用心良苦呢。”

沈晏殊合起資料簿,抬起那雙笑容瀲灩的眸,原本瞧著毫無攻擊性的瓜子臉上轉瞬染上了一絲寒涼。

“姑娘,明陽灣彆墅區23號到了。”

時間大約又過了半個小時,司機把車停在了一處三層洋房前。

沈晏殊提著行李下車,抬頭看著麵前久彆了十四年的家,她的心頭冷意升騰。

“喲,這誰啊?是晏殊姐姐回來了嗎?”

沈家大門內很快走來一道慵懶而又苗條的身影。

沈晏殊回神。

對比沈父曾給她看過的照片,她認出來人正是繼妹沈珍珠!

眼底的冷色快速地褪去。

取而代之的,是一抹侷促不安的怯弱。

“原、原來是珍珠妹妹呀,琴、琴姨跟爸爸他們冇在家嗎?”

她露出一臉彷徨之色,結巴,也是裝出來的。

沈珍珠見她臉上浮現出如此慫包的表情,果然很滿意。

她由下而上地打量沈晏殊,說道:“爸爸跟媽……”話到一半,當沈珍珠目光落在沈晏殊那張宛若皎月星輝般的臉蛋兒上時,她原本還算是好些的態度立刻發生了一百八十度轉變。

“你找他們做什麼?”

沈珍珠不耐煩皺眉:“他們平時都很忙的,你難道不清楚嗎?”

“珍珠妹妹,我……”

沈晏殊抿唇,假裝委屈地垂下眼睫。

“夠了,”沈珍珠卻已經不願再聽她講話,她眼神中七分嫉妒,三分嫌惡,“既然回來了,跟我進來吧。”

“爸爸知道你今天要回來,所以,他早就讓傭人為你準備好了房間。”

“哦!”

沈晏殊呐呐地應了一聲,拖著行李往裡走。

表麵上,她看起來就是一條委屈的哈巴狗,不安地跟在沈珍珠身後。

暗裡,沈晏殊卻是用眼角餘光不動聲色地打量著沈家庭院中的一景一物。

沈珍珠並未發現她的變化。

她趾高氣昂地走進彆墅,對傭人吩咐:“陳媽,拿鑰匙把樓上最裡麵那間客房打開!”

陳媽聽了愕然:“可是二小姐,夫人跟老爺明明給大小姐準備的是……”

“我讓你去就去,囉唆什麼?”

沈珍珠惱怒地反手便賞了陳媽一巴掌。

陳媽委屈地捂著臉,心知今天沈珍珠的脾氣之所以會這麼大,定是因為沈家傳聞中那位喪門星迴來了。

她低著頭,惡狠狠地朝著沈晏殊那邊盯過去一眼後,乖乖地去取鑰匙。

至於沈家的其他傭人在見到沈晏殊的那一瞬間,幾乎全部被沈晏殊的長相驚豔了一把。

“嘖嘖,瞧瞧這張禍國殃民的精緻小臉兒,可惜了,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克親命!”

“克親?”

新來的女傭人宜琳咂舌。

劉嫂是老人兒,知道很多新人不知道的事兒。

她得意地對宜琳小聲說道:“對,就是克親!這丫頭十四年前把親生母親給剋死了,這內幕,我可是親耳聽夫人與老爺說的!”

宜琳本來不大的眼睛瞬間瞪得如銅鈴那般:“可若是這般,那夫人為何還要冒險把這位主兒送去尉遲家給那位病秧子少爺沖喜?”

“這萬一要是把人給衝死了,那尉遲家還不活剮了沈家!”

劉嫂聽到這話,卻是好笑地眯起眼眸,狐狸樣回答:“哎,說你傻真傻,夫人怎麼可能把沈家這種丟醜的事情往外傳揚?”

……

沈晏殊普一進入沈家客廳,耳邊就不斷傳來幾名女傭人的竊竊私語聲。

她嘴角止不住諷刺上揚:是啊,她這次之所以還能被沈家招回來,完全就是因為她對沈家還有用處。

當年,母親扶持父親白手起家,幫父親一路打拚出來個沈氏織造廠。

沈家也因此曾名聲大噪過。

隻可惜,自從母親去世後,父親娶了繼母,對沈家織造廠一直疏於管理。

時隔多年,廠內的技術老化,生意越發蕭條。

父親與繼母在無計可施之下,聽聞尉遲家正在重金尋找沖喜新娘!

繼母纔想著煽動父親,把她從國外的莊子裡接回來廢物利用下,直接賣過去尉遲家給人守寡!

聽聽,這‘家人’是多會為她打算?

而繼母的女兒沈珍珠,聽到傭人們如此妄議自己‘親姐’,她非但冇阻止,反而得意地對沈晏殊道:

“姐姐,最裡麵的那間傭人房就是你的……”

話到此,沈珍珠故意頓了下,捂著嘴巴,彷彿說錯話般:“不對,現在那裡應該不算是傭人房,它已經屬於姐姐你了。”

“而姐姐你以前的那間房,一個月前就被我改造成衣帽間了。”

“現在這間,你就湊合住吧。”

“反正也住不久了!”

沈珍珠一臉傲慢地說著,徑自讓傭人打開房門,她轉身欲走。

沈晏殊攥著行李箱的手掌心突地緊了緊。

“等下,珍珠妹妹!”她想到這次回國的目的之一,沈晏殊終究還是低聲下氣道:“既、既然我已經聽話地回來了,那琴姨她什麼時候才能將我母親的骨灰盒……”

沈珍珠聽到“骨灰盒”這三個字,眉毛卻瞬間皺在一起,相當晦氣地擺手:“你放心,爸爸答應你的事情絕對不會食言,你就乖乖地等著當尉遲家的兒媳婦吧!”

冷嗤一聲,沈珍珠似乎一秒都不想再看見沈晏殊那張臉,她轉身便朝著門外走去。

“對了,晚上我跟爸媽還有一場聚會要參加,你想吃什麼,直接跟陳媽她們說就好。”

“難得回來趟,可千萬彆再給家裡添亂了。”

臨走前,沈珍珠還不忘埋怨地警告沈晏殊。

沈晏殊眼底的黑暗層層疊疊湧起。

她指尖幾度摸到左邊腰包內的細針,想要給沈珍珠一個痛快。

不過,為了查到母親當年真正的死因,沈晏殊還是放棄了。

她見沈珍珠走遠,連關上房門,迫不及待地取出手機,看向螢幕上唯一的那條簡訊:【想知道你母親當年究竟是怎麼死的嗎?今天晚上十點半,準時到外灘盛威三號來。】

“這個人究竟是誰?”

“他為什麼會對我的事情如此的瞭解?”

沈晏殊眉頭緊皺成一團。

隻要一想到她這些年在國外的生活,都是被一個陌生人監控著……

沈晏殊脊背上的汗毛馬上根根矗立起來。

同時,盛威三號頂樓的總統套房中,這會兒,一道頎長而又威嚴的黑影正如同一棵瓊樹那般,單手插兜地立在落地窗邊吞雲吐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