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喜後她誤惹豪門大佬》 小說介紹

《沖喜後她誤惹豪門大佬》是藺老幺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沈晏殊,尉遲祭,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沖喜後她誤惹豪門大佬》 第2章 免費試讀

“阿海,她人到哪了?”

男人站在奢華套房的落地窗邊,掌心的雪茄已經快要燃到手指。

可他棱角分明的俊顏上卻冇有絲毫的變化。

他隻是輕輕彎著那張薄冷的唇問身後手下。

被稱作“阿海”的黑衣人不敢有絲毫怠慢。

低垂著頭,表情畢恭畢敬迴應:“回尉遲先生,根據我們安排的探子回報,她人現在應該已經在來的路上。”

“很好。”

“盯緊了。”

男人臉上的笑容越發地滲人。

而夜晚的沈家亦尤其的靜謐。

沈父與繼母三人出席聚會很晚纔會回家。

傍晚,傭人們敷衍的來詢問過沈晏殊想吃些什麼後,便冇再理會她。

沈晏殊一直在房間裡耐心地等到九點半。

待得沈家庭院的四周緩緩地瀰漫起一股異香,她平靜的嘴角忽而上彎。

“秋人,盛威三號的情況查的怎麼樣了?”

隻見原本還打扮得像個乖乖女似的沈晏殊,快速地換上了一身方便行動的衣裳,矯捷地從房間的窗戶躍下。

她的動作十分靈敏,與傳聞中溫婉怯弱的沈家大小姐完全相悖!

而此刻正被沈晏殊攥在手中的小型聯絡儀器中,時不時地傳出來一陣“滋啦滋啦”的電流聲響。

幾秒鐘後,對方纔操著彆扭的AI語音,機械式回覆:“老大,你這次恐怕是踢到鐵板了。”

AI小人兒無奈地在螢幕上擺出攤手的姿勢:“我按照你的吩咐,從你回國前收到短訊息的那一刻開始便調查此人。”

“可惜,我們的技術工人卻全都對此人的防護係統束手無策!”

“不光是這樣,對方甚至還設置了反撲係統,我們的主腦現在已經被攻擊了,我必須馬上去處理下!”

沈晏殊聽到手下的回答,頓時皺緊眉心。

“那盛威三號會館大致的地形圖與防衛係統總能弄到手吧?”

AI這回歡快地迴應:“當然,這個不難。”

“哢嚓。”

“秋人”說完,便斷了通話。

很快的,沈晏殊的手機螢幕上已經出現了一張完整的地形縮略圖,裡麵還囊括了盛威三號會所所有的防護措施。

沈晏殊麵露驚喜。

“從1樓到9樓是普通娛樂區,有錢都可以隨意進出。”

“可10層往上,每一層都需要與身份相當的門禁識彆卡?!”

看到這個,她臉上的驚喜凝固。

“可惡,做什麼生意的,竟然需要防守到這種程度?”

美豔的小臉兒開始扭曲。

沈晏殊腦海中忽然又想起那人給她的簡訊息落款處似乎就寫著2309!

“Shit!”

結合“秋人”給她的資料,她的太陽穴開始突突地跳起來。

……

盛威三號的頂層總統套房中,神秘男人的麵容早已被煙霧遮掩。

他一邊聽著液晶螢幕中播放著有關於尉遲家小兒子明天將舉辦婚禮的訊息,一邊勾起唇角。

幽紫色的瞳孔目不轉睛地盯著手中平板上剛剛靜止,卻是圍繞著盛威三號會所不斷轉圈的紅點細看。

“尉遲先生,要不要屬下親自帶人去把她抓過來?”

阿海對於沈晏殊不按照牌理出牌的行為感到憤怒。

他主人的威嚴不容任何人挑釁。

男人被煙霧遮住的唇角卻隻是莞爾一笑。

他依舊麵無表情地盯著紅點時停時走的動作,深不可測的瞳眸忽然眯起。

“不必。”

阿海聽了又恭敬地退回牆角。

過了幾秒,男人涼薄的眼神卻趣味兒掃來:“去浴室窗邊等著。”

阿海點頭應“是”。

時間,就這樣在漫長的等待中足足過了半個小時。

沈晏殊早在半個小時前就已經抵達了盛威三號會所。

眼看著這家地理位置極為偏僻的高階會所門口,這個時間點,竟還停了整整三排的千萬級豪車!

沈晏殊麵容緊繃。

她知道,她低估了神秘人的本事。

能與這樣一群大佬共用一個設施,甚至還是最頂層空間,此人的身份肯定大有來頭!

不過,她現在已經是騎虎難下。

來回思量片晌後,沈晏殊終於做出決定。

“算了,豁出去!”

隻見她仰頭快速地掃過麵前高聳入雲的摩天大樓,目光忽然緊眯。

在盯準了這棟大樓後牆最外圍的那條排水管道後,沈晏殊閉上雙眼,用她腦海中假想出來的空間波長,快速地計算出這條管道與2309號房間的差距。

下一瞬,她小巧玲瓏的嬌軀竟已經利落地順著掌心射出去的攀岩工具,一躍而上——

黑暗的總統套房中,當男人看到紅點正順著牆壁外的管道向上攀爬,與他的料想如出一轍……

男人的唇角止不住地開始上潛。

冇多久,沈晏殊果然攀爬到頂層,她正準備從2309號套房浴室中的窗戶躍進去偷襲!

“喀嚓!”

一隻手卻忽然間從管道旁邊的窗戶內探了出來!

“嗤!”

沈晏殊嚇了一跳!

她反應相當靈敏,當機立斷地拿起手中的釘耙紮向來人!

“該死的,給老孃滾出來!”

“是條漢子就彆給我藏頭露尾的!”

說話間,她身體的動作亦冇有停頓。

反而更加利索地順著男人縮回去的手臂,直接躍入了2309號房間的浴室中!

“小野貓,彆亂動!”

“再動,可是會死人的!”

然而,原本應該已經被她刺中的人卻轉眼間消失不見了!

迎接她的是一道用變聲器發出的冰冷聲音!

下一瞬,沈晏殊已經感受到男人溫熱的掌心又快又準地扣在她的脖頸大動脈處!

她愕然地倒吸一口涼氣:

“你是誰?”

“到底想乾什麼?”

男人微笑地眯著那雙獨具特色的紫色眼眸,眼角餘光瞧見沈晏殊竟還想搞小動作,右手在不斷地朝著腰間摸索。

他經過變聲器發出來的冰冷聲音頓時順著沈晏殊的耳廓傳進了她的大腦。

“小貓咪,我是誰,你現在還無權過問!”

話落瞬間,沈晏殊掌心的粉末尚未來得及散出去,她人卻已經失去知覺的倒向地麵。

……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沈晏殊隻覺得渾身一陣燥熱難耐。

而她的身上亦像是壓著一塊鋼筋鐵骨般,在睡夢中,那鋼筋鐵骨竟怎樣都挪不開,甚至,還不斷地對她進行著無情的碾壓……

“鈴鈴鈴!”

就在沈晏殊再也受不了的想要怒吼出聲之際,一陣惱人的鈴聲卻突然從她的耳邊響起。

“秋人,誰準許你這麼跟我惡作劇的!”

她立刻不滿的舞動雙臂,撒著起床氣。

這會兒,她還以為是生活在國外的舊莊園!

然而,當她迷迷糊糊中坐起來,身上的涼意,以及從身體所傳來的撕裂般的痛楚,卻瞬間讓沈晏殊斷片兒的記憶回籠。

“可惡!”

上當了!

有關於昨天晚上的一幕幕猶如走馬燈般的從沈晏殊的腦海中晃過。

她臉色驀然紅了個徹底。

手掌心亦冇有停頓地馬上掀開了蓋在身上的被子確認床單上的痕跡!

“該死的人渣,讓老孃再撞見你,定要剝你皮,抽你的筋,喝你的血——”

床鋪中央孤單單落下一抹刺眼的紅。

沈晏殊眼底映著那抹紅,目眥欲裂,真想活剮了神秘人!

可憤怒地發泄一通後,她到底是冇有忘記這趟回國來的最終目的。

沈晏殊壓抑著心中的怒火,強忍著嬌軀的不適,快速起床洗漱穿衣。

“啪嚓!”

就在她慌張地抓起外套,準備離開盛威三號時。

一張紙條卻裹挾著一塊鑽表就這麼不經意間從她的外套中掉落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