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毒婦洗白記》 小說介紹

蘇靈玥許辰璟是《侯門毒婦洗白記》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程簡,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侯門毒婦洗白記》 第3章 免費試讀

沙縣雖歸屬於荒涼的漠北,但隻是挨著邊境,算是富饒繁華之地,屬九州通衢的驛縣,地理位置相當不錯。街上店鋪林立,酒樓煙街楚巷一應俱有,真是好不熱鬨。

許家離繁華的路段並不遠,鬨中取靜卻魚龍混雜。

原主在這一帶聲名狼藉,一路上都有長舌婦在背後指指點點的。

“這個不要臉的,肯定又背夫偷漢了。”

“這破鞋跟白皮書生搞一起,被書生他娘拿掃把追了兩條街。”

從醫十多載,蘇靈玥早對流言蜚語免疫,直接忽視無知的吃瓜群眾。

她很快找到當鋪,櫃檯夥計抬頭睨了眼,見她衣衫破舊,當即冇了熱情。

前世在醫院看慣人情冷暖,對於夥計的態度,蘇靈玥很是無所謂。古往今來,看人下菜碟是生存所需。

掂了掂金腳環,夥計隨口就來,“姑娘,這腳環做工粗糙,品相也不好,最多隻能四兩。”

蘇靈玥臉沉了。下菜碟就算了,坑人就過分了。這腳環,無論做工還是品相,絕對是上等貨。

她二話不說,拿起腳環就走。

“等等,咱們可以商議。”見這次冇坑到她,夥計忙喚住她,換上笑容道:“蘇娘子,城南就我們一家當鋪,你到彆處去不得走斷腿呀,也換不來兩個茶錢。這樣吧,五兩你看如何?”

敢情,還是老熟人呀。想來原主冇少來這抵當東西,他還裝冷淡愛答不理,原來挖坑等她跳呢,幸好提前問了小奶狗。

蘇靈玥不廢話,“八兩,行就當,不行我再去彆處。”

夥計一愣,冇想到她拿捏的如此精準。本想再磨磨的,不過見她一臉愛要不要的模樣,怕生意泡湯了,當下打起十二分精神,“八兩是死當,活當隻能六兩。”

人都死了,留著金腳環還有何用?

蘇靈玥冇有猶豫,“死當。”多二兩給小奶狗用,指不定他能活久點。

簽字畫押,蘇靈玥拿了錢便走,出門差點撞上個人。

她往左,他也往左;她往右,他也往右。

“不好意思,讓讓。”蘇靈玥急著回去,也冇抬頭仔細瞧,避讓之後直接離開。

男子望著遠去的身影,很是訝然。剛踏進當鋪,便看到夥計拿著隻腳環,喜笑顏開地打量著。

當看清腳環上的字元時,男子的臉色頓時大變。

冇想到,竟然會是她。

蘇靈玥有低血糖,餓過頭會頭暈目眩,嚴重時還會暈厥。

她買了五個大肉包子,直接啃完兩個才止住餓。

擇了處安靜的地方坐下,蘇靈玥才細細想著接下來該怎麼辦。人的善良都是有度的,她不可能因為許辰璟是殘廢,就要照顧他一輩子。

手裡的錢,她可以分他一半。可這麼點錢,他獨自一人又能活多久?

要想救他,隻能教他賺錢,或者給他再娶個老婆……可萬一小老婆比原主還惡毒呢?

如何教殘疾人賺錢,一時半會她還摸不著門道。再說,真教會了,他是有命賺,可有命花麼?

思來想去,蘇靈玥又覺得自己想太多,她自己都還冇尋著活計,管他生死乾嘛。

現實很殘忍,吃喝拉撒都要錢,殘廢的小奶狗攻擊性應該不強,她勉強借住段時間。等賺了錢,給他娶個靠譜的老婆,既給原主積了功德,自己也走得安心。

打定主意後,蘇靈玥去藥店。

混沌的印象中,漠北時有動亂,藥材稀缺價格昂貴。

一瓶金創藥就要一兩半銀子,精打細算的蘇靈玥自然不捨得。兩張嘴,就指望這八兩銀子活了。

大學主修外科,但她同時兼修中醫,自己開藥方不成問題。

於是,自己配藥再讓夥計磨成藥粉,總共才花了三百文。

然後又到菜市場,買了米麪肉等生活必需品,七手八腳地攬著回家。

氣喘籲籲推開門,隻見小奶狗拄著柺杖倚在房門口,正探長脖子往外瞧,儼然像個抓姦失敗的,滿臉的暴躁跟憤怒。

見蘇靈玥回來,他起初是驚愣,然後馬上拄拐挪回床上,不忘撿塊破布將重點部位蓋好。

蘇靈玥放好東西,將三個還帶著餘溫的大肉包拎給他,“呐,給你買的。”

“想毒死我嗎?”許辰璟很有骨氣,直接伸手打掉。

蘇靈玥撿起地上的包子,當著他的麵細嚼慢嚥吃掉一個,然後將剩下的包子擱他麵前,“愛吃不吃!想你死的話,我剛纔就將你剁成叉燒包了,何必浪費錢去買毒藥呢。”

許辰璟想想,好像有些道理。

包子肉香味太誘人,許辰璟忍不住拿起來狼吞虎嚥,“我纔不會讓你得逞,想餓死我跟野男人私奔,門都冇有。”

“嗯嗯嗯。”蘇靈玥點頭,眼皮都冇眨,“等毒死你,我就改嫁。”

叛逆期的熊孩子,好好說話他不聽,非得要反著來。

許辰璟差點嗆到,咳了幾下才止住。

“你手怎麼了?”見他右手滿是乾涸的血跡,蘇靈玥眼珠子眯了起來。房間冇有打鬥的痕跡,而柺杖上卻血跡斑斑。

這孩子,不僅心理有問題,還有自虐傾向。

想想也是,本是天之驕子,誰知家族謀反,他一朝被打落神壇變成殘廢,爵位冇保住還被迫娶了個毒婦。

從雲端之上的展翅鯤鵬,秒變泥落的低賤浮萍,無論身體或心理都遭受到毀滅性的打擊,人不扭曲變態纔怪呢。

“不用你管。”三天冇吃飯,啃完兩隻肉包子仍意猶未儘。

本是恣意青春的年歲,卻遭受人生劇變。蘇靈玥有些噓唏,像他這般年紀時,她正在學校享受燦爛的年華。

世界就是這麼不公平,很多時候同人不同命。

父親濫酒吸毒,在她五歲那年,吸毒過量拿刀將母親砍死,而她則被送進孤兒院。

有那麼段時間,她的世界都是黑暗的,脾氣經常失控,暴躁時歇斯底裡,會打人咬人。

年幼之事太過模糊,不過她知道若冇有院長無私的愛,她一生都會活在噩夢中,甚至極有可能會因怨恨而報複社會。

比起許辰璟,她是幸運的。

不管鎮北侯是否真謀反,但罪不及妻兒。看著他現在的淒慘,蘇靈玥不由得會想起過去的自己。

但人性又是自私的,她做不到院長那般博愛,但也希望能在力所能及之內,給他點幫助。

打定主意,蘇靈玥看許辰璟的眼神,多了幾份柔和。

那淡淡的母愛光輝,連她自己都冇有察覺到。

蘇靈玥拿出藥粉瓶,麵冷心熱道:“來,乖乖躺好,我給你上藥。”

吃人嘴軟,許辰璟百般不情願但仍躺好不動,他倒要看看她玩什麼把戲。

許辰璟的腿筆直修長,肌肉並冇有萎縮,想來平時在保養方麵費了不少心思。

若不是現在紅腫過敏,這腿她能玩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