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門嬌妻》 小說介紹

《我的名門嬌妻》小說是作者上善若水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龍禹江允兒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我的名門嬌妻》 第3章 免費試讀

第三章滿足他的任何要求!

兩個保鏢立刻坐電梯向龍禹說的病房而去。

病房中。

幾個護士正在給龍點點檢查身體,兩個保鏢冇能進去,他們被攔在了門外,不過,他們倒是從護士嘴裡問出了他們想要的資訊,然後迅速返回。

走到江允兒身邊,保鏢附耳低語道:“大小姐,這個男人的女兒的確是在住院,並且,我們還在護士嘴裡打聽到了他的身份,他是陳家的傻子女婿,剛被他的妻子綠了。”

傻子?

江允兒眉頭一皺,看向龍禹,他還是一個智障?

到這裡,江允兒心裡的氣慍稍微緩解了一些,甚至,對龍禹的遭遇還多了一絲同情。

一個智障人士,命運已經充滿不順,竟然還被自己的女人綠,這是有多慘!

江允兒對保鏢說道:“你們一會兒去跟他女兒的醫生打聲招呼,讓他們用最好的藥給他女兒治療,所有的賬都記在我身上!”

一旁的龍禹說道:“小姐,不用了,隻要你知道我冇有說謊,這個口罩是我女兒送來的就行。”

江允兒眉頭一皺,他冇有說謊,那就是她自己的女兒說謊了,肯定是她女兒不想寫作業,胡說八道,假裝又得了病。

就在江允兒準備向龍禹道聲歉時,前麵一位醫生推著一個輪椅匆匆走過來,一臉的著急。

輪椅上坐著的正是江允兒母親林紓影。

看到醫生急匆匆的推著母親要去病房,江允兒趕緊跑過去。

“白醫生,我媽怎麼了?”

“江小姐,剛纔你媽在外麵曬太陽,她的頑疾突然又犯了,並且,這一次要比之前幾次犯的還要厲害,隻怕......”

一聽這話,江允兒一陣著急。

“隻怕什麼?”

“隻怕你母親時日不多了,江小姐,我真的已經很儘力了,三年前你們找我時,我就說了,我隻能保你母親三年,這真的是我最大的能力了......”

這話讓江允兒頓時眼睛裡噙起淚花。

白景屹作為雲海市排名數一數二的醫生,如果他都不能救母親,隻怕真的再難找到可以救她母親的人了。

“允兒,生死由天......媽不怕死,不要為難白醫生......他能讓我多活這三年,已經很好了。”這時,林紓影吃力的喘著氣說了一句。

即便是說一句話,對林紓影來說都已經很費力,額頭冒出許多汗珠。

就在這時,一旁的龍禹突然開口:“這點兒小病,三年都冇有治好?這醫術和獸醫有什麼區彆?”

三人同時轉臉看向龍禹。

尤其是白景屹,更是心中充滿怒意。

畢竟,龍禹的話羞辱了他。

“你是誰?小小年紀竟如此口吐狂言,難道,你也是醫生?”

不等龍禹開口,一旁的保鏢告訴了白景屹:“白醫生,他是陳家的傻子女婿。”

白景屹上下打量著龍禹,雖然他從未見過龍禹,但卻聽說過他的大名,畢竟那是讓整個雲海市婦孺皆知的傻子,廢物。

“原來是你?哼,你一個傻子,有什麼資格懷疑我的醫術?”

“我隻是實話實說,這位夫人的病,隻需一個月就能徹底痊癒,根本不用花三年時間治療。”

“如果你是醫生,興許,我還相信你說的話,你一個傻子,哪裡來的底氣說這些?”

龍禹冇有理會白景屹,而是轉臉看向江允兒:“你母親是不是小腹脹痛,小便不利,尿瀦留?並且,還伴有痛經?尤其是晚上,一上床就想尿尿,可還尿不出來,夜夜失眠?”

這話讓江允兒一驚。

而輪椅上的林紓影更是臉上一陣尷尬,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這種難以啟齒的事情,讓她覺得很丟人。

可龍禹說的又全對,這的確是她的病症。

見林紓影冇有吱聲,龍禹心裡已經有了判斷,他接著說:“寒則點刺出血,熱則瀉針出氣,或補而灸之,所以說,西醫治不了你母親的病,要中醫才行,大巨穴配中極穴,次髎穴,直刺1.5寸,艾灸10分鐘,小便不利,尿瀦留,便可緩解。”

“當然,要想徹底治癒所有病症,還需一副特殊藥方,配合艾灸,連服一月。”

說完這話,龍禹徑直離開。

他要去陳家,他不想耽誤太多時間。

剛纔告訴江允兒那些,完全是看在江允兒對保鏢說,讓醫生用最好的藥給他女兒治病那番話。

雖然,他並不需要那份幫助,但他覺得江允兒心地善良,所以才告訴了她,治她母親病的方法。

龍禹消失了蹤影,江允兒與白景屹才從愣怔中回過神。

“白醫生,他說的方法可行?”江允兒問白景屹。

龍禹剛纔的話讓白景屹很冇麵子,他心底依然有情緒:“江小姐,你彆聽他胡說,他就是一個傻子,他的話怎麼能信?”

“可是,我母親的病症,他說的全對,這怎麼解釋?”

這讓白景屹當即尷尬起來,無言以對。

如果,他冇有點兒能力,又怎麼能看透病症?

這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

這時,輪椅上的林紓影說話了:“好了,既然白醫生已經斷定我時日不多,反正橫豎都是死,還不如碰一下運氣,萬一他說的方法能治好我的病呢?”

“允兒,快,快去追他,不管付出多大代價,一定要把那個人找回來,從他手裡求得那副特殊藥方!”

“媽,他是陳家的女婿,他現在肯定回陳家了,我馬上就去陳家找他!”

“記住,如果他提條件,咱們江家可以滿足他任何要求!”

“我知道了,媽!”

江允兒轉身向前麵追去。

......

陳家。

陳光雄正在殿廳品茶,龍禹踢門而入。

“混賬東西,誰讓你踢的門,你知不知道,你十條命都冇有這一扇門值錢!”

“爺爺,這傻子越來越過分了,一點兒本事冇有,脾氣反倒是越來越大,是時候讓他從我們陳家滾蛋了!”

陳光雄的孫子陳兆迪一臉鄙夷的看著龍禹,甚是嫌棄。

“是啊,家主,這傻子在咱們陳家白吃白喝六年了,咱們不能再對他仁慈了,該讓他滾出陳家了!”

現在陳家的每個人都視龍禹為累贅,覺得他一無是處。

龍禹冷冷的掃視著殿廳裡的每一個陳家人:“今天不用你們趕我走,我也會離開陳家!”

這話讓陳光雄一怔:“你......你......你不傻了?”

“是的,我龍禹已經恢複正常,不再傻了!”

然而,龍禹的話音剛落下,殿廳裡一陣嘲笑聲響起。

“哈哈,憨貨,就算你不傻了,還不依然是一個廢物?離開我們陳家,你還能做什麼?早晚都要餓死街頭!”

“是啊,一個一無是處的垃圾,活的還不如一條狗,就算腦子清明瞭,也依然是廢物!”

麵對陳家眾人嘲諷,龍禹並冇有理會,而是冷冷的盯著陳光雄。

“你當年為了自己的利益偷梁換柱,讓我與你孫女兒成婚,致使我報錯恩,為陳家白白付出了六年,這筆賬,足以讓我殺你一百次!”

“告訴我,當年與我**救我性命的女子是誰,如果你說實話,我可以饒你一條狗命!”

陳光雄一驚,他冇有想到,龍禹竟然知道這麼多。

但他依然哼了一聲,對龍禹充滿蔑視:“就算你知道我當年偷梁換柱讓你入贅我們陳家,是為了某些利益又能怎樣?就你,還想殺我?你問問我們陳家的人答不答應!”

“廢物,竟然敢對爺爺出言不遜,今天就讓我教訓教訓你這個廢物!”

陳兆迪揚起拳頭就向龍禹的臉上砸去。

但他的拳頭還冇有落下,就被龍禹一腳踢飛。

“啊!”

陳兆迪慘叫一聲,重重的摔在地上。

接著龍禹冷冽的眼神向陳光雄一步一步走去,渾身充滿肅殺。

陳光雄嚇的後背冷汗直冒。

他......怎麼變的這麼厲害?

龍禹再次對陳光雄一陣質問。

“我的時間有限,快說,當年是怎麼回事,你是怎樣偷梁換柱的,那個救了我的女人到底是誰?”

“我隻給你一次機會,如說半個假字,我就讓你們陳家從雲海消失!”

陳光雄嚇的一個激靈,心裡一陣顫跳:“我說,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