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龍婿:我的絕美未婚妻》 小說介紹

秦然蘇思雯是《下山龍婿:我的絕美未婚妻》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風清,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下山龍婿:我的絕美未婚妻》 第5章 免費試讀

第5章

什麼!?

冇想到連神醫鶴老都親自開口了。

宋青鳶更加堅定了心中想法。

可宋清堂和婦人麵麵相覷,目光中卻滿是難以置信的意味。

“鶴老!”

“這......你這是什麼意思?”

褚鶴眼中染上幾分愧色:“眼下老夫確實是束手無策了,你們要是想救人,隻能期待這個小兄弟是否有辦法了。”

聽聞此言。

宋清堂兩人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縱使褚鶴已經說到這種地步了,他們還是有些不放心。

畢竟一個素未謀麵的陌生人,突然揚言可以醫治宋家老爺,這聽上去未免也過於荒誕了。

但宋青鳶咬了咬牙,卻倏然開口:“不讓他試,難道我們要眼睜睜看著爺爺病逝嗎?”

此語一出,幾人瞬間一怔。

是啊!

眼下除了相信秦然,還有彆的辦法嗎?

宋清堂麵色泛黑,盯著秦然說道:“行!姑且讓他一試,可老爺子但凡要出了半點差錯......”

後麵的話他冇說了,但是威脅之意已經不言而喻。

秦然聽後輕笑一聲。

他二話不說直接從褚鶴手中取過銀針,甚至都冇等眾人反應過來,就見他屈指一彈,手中銀針頓時飛了出去。

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老爺子的眉心位置。

“你在乾什麼?”

婦人連忙驚撥出聲。

雖是讓秦然出手救人,可是如此行徑,未免也太隨意了吧!

施針救人,哪個名醫不都是屏息凝神,認真出手。

這秦然簡直把老爺子的性命當兒戲啊!

“等等!”

可就在這時,褚鶴忽然麵色變得凝重起來,伸手攔住了婦人。

片刻之後。

神奇的一幕出現了。

就見原本正口鼻竄血的老爺子忽然安靜了下來,非但冇有抽搐了,就連呼吸都變得均勻綿長起來。

秦然斜睨了婦人一眼。

根本冇管她漸漸張大的嘴巴,又從旁邊的桌子上取來銀針。

又是屈指飛針。

第二針!

第三針!

......

而旁邊。

褚鶴的麵色也有凝重漸漸變為了震驚,而後又由震驚變成了激動,甚至連手指都開始微微顫抖起來。

旁人看不明白。

但秦然這飛針手法,著實過於驚奇,可偏偏每一針似乎又恰到好處。

不知不覺間。

周圍安靜了下來,眾人屏住了呼吸,生怕打攪到秦然般。

莫約半個時辰後。

秦然眉毛一抬,瞬間單手一揮,就見原本落滿老爺子身上的銀針儘數被他收於掌心。

也就在此時。

就見沙發上的老爺子麵色竟然開始變得紅潤起來,氣息綿長悠遠,就像是陷入了熟睡般平和安詳。

如此一幕,徹底把周圍人看呆了。

“太乙追魂針!”

就見褚鶴激動地嘴唇都在顫抖了,雙眼更是飽含激動的熱淚,一口道出了秦然所用針法。

緊接著。

就聽“噗通”一聲。

“鶴......鶴老,你做什麼?”宋清堂倏然瞪大眼睛。

因為眾目睽睽之下,堂堂神醫褚鶴,竟然直接給秦然當場跪下了。

不僅如此,年逾七旬的他,竟然恭恭敬敬地給秦然磕了響頭:“小老兒有眼不識泰山......還望小師伯贖罪!”

太乙追魂針!

可奪命,亦可追魂!

如此神乎其技的針法,全天下隻有一個地方會。

而多年前,褚鶴正是機緣巧合之下,在那裡作為雜役進修數年,下山後這才名揚天下。

所以當秦然用出太乙追魂針的時候,他就一下猜出了他的身份。

“嗬嗬,猜出來了?先起來吧!”

秦然微微一笑,像是一點也不意外的樣子。

但如此一幕。

簡直把周圍人徹底看呆了。

剛剛鶴老喊這個年輕人什麼?

師......師伯?

婦人甚至以為自己耳朵出了問題,宋清堂更是目瞪口呆,半晌說不出話來。

忽然間。

沙發上的老爺子竟然微微睜開了雙眼。

宋青鳶見狀,頓時撲了上去,略微帶著哭腔:“爺爺!你冇事了,真是太好了!”

宋祁山微微怔了片刻,臉上也浮現了笑意:“好了!乖孫女,爺爺這不是冇事嗎?看來你們請來鶴老,這才救了我這老頭子一命啊?”

見到褚鶴在場。

宋祁山下意識這麼以為。

可房間內眾人皆是一陣尷尬。

宋青鳶這纔將事情的始末娓娓道來,說道最後,不光是她,就連宋氏夫婦也不由得老臉泛紅,羞愧不已。

但是他們冇想到的是,聽到秦然的名字,剛剛病癒的老爺子竟然直接翻身坐了起來。

“小然!你就是那位高人的弟子,真是太好了!”

“快快!快來讓我看看!”

眾人一時間都有些發懵。

他們冇想到,老爺子竟然會激動到這種地步。

秦然更是一頭霧水的被拉了過去,就見宋老爺子打量著秦然,眼中抑製不住地滿是笑意:“好!好孩子!真是名師出高徒啊......你這次前來,當是為了婚事吧!”

“那個,我這次來......”

“放心!”

秦然話音未落,便被宋老爺子笑著打斷。

他拉著宋青鳶的手,直接放在了秦然手心中:“婚事的事情交給老頭子我就好了,我一定挑選個良辰吉日,風風光光的大辦一場。”

宋青鳶有些始料未及,瞬間紅了臉。

出生這麼久,這還是第一次跟異性有肢體接觸,可爺爺剛剛痊癒,她有不敢多說什麼。

“啊這......”

秦然整個人都懵逼了。

掌心中的小手滑嫩無比,柔弱無骨,可他此刻卻滿是尷尬之意。

什麼鬼?

我特麼冇說要成婚啊?

就這冰山脾氣,我受不了啊!

這宋家老爺子怎麼回事,怎麼剛醒來就急著要送孫女?

那老摳鼻到底給灌了什麼**湯?

“父親,婚事的事情,是不是有些操之過急了啊!”

宋清堂頓時皺眉出聲。

婦人也跟著上前開口:“是啊爸!畢竟這可是青鳶的終身大事,要不還是慎重考慮一下吧?”

開玩笑。

他們怎麼可能真的讓宋青鳶嫁給這種山野青年。

這要是傳出話,宋家還不得被人笑掉大牙!

宋氏夫婦萬萬不可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可誰料。

“放肆!”

宋祁山瞬間大怒,直接怒喝一聲,“剛剛的事情,還冇跟你們算賬呢!虧你們還是長輩,還不給小然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