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竟然是傳言中的沈太太》 小說介紹

名字是《她竟然是傳言中的沈太太》的小說是作家一米相思的作品,講述主角黎漫,沈暮霆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她竟然是傳言中的沈太太》 第1章 免費試讀

深夜,雷雨交加。

黎漫來不及換下婚紗,急急忙忙趕到沈公館。

“爺爺的死真的跟我冇有關係,我被打暈了,醒來的時候爺爺已經死了!”

她用力拍打著黑色勞斯萊斯的車門,僵持了許久,男人纔不耐煩地下車。

黎漫緊緊抓著他的衣袖,苦苦哀求:”阿睿,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冇......“

“黎漫,”沈睿撐著傘,冷酷淡漠的嗓音打斷了她的話,“這些話,你還是留著去警察局說吧!”

說完,男人就轉身準備上車離開。

黎漫立刻追上去,伸手去拉車門,但還是慢了一步,手被車門夾住,疼的她慘叫一聲,卻咬牙怎麼也不肯鬆手:“爺爺不是我殺的,今天是我們的婚禮,你那麼聰明的一個人,好好想想,殺了爺爺對我有什麼好處?”

“姐姐,我勸你還是先放手吧。”

車裡,忽然傳來一道溫柔的女聲。

黎漫愣了一下,循聲看過去,這才注意到車裡除了沈睿還有一個女人。

是她的表妹,也是她今天的伴娘之一:林悅顏。

林悅顏朝沈睿柔聲道:“這幾天你一直在忙婚禮的事,冇想到爺爺出事,紅事變白事,接下來還要忙葬禮的事,這樣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不如你先進去,讓我來跟姐姐說幾句話。”

沈睿冷酷道:“打發她走,不要因為她是你姐姐就聽她廢話,如果她死纏爛打就叫保安把她轟走。”

“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

林悅顏下了車,撐著傘,睨著黎漫。

雨水順著她的頭髮,臉頰,往下淌,潔白的婚紗也沾滿了泥汙,前一刻在婚禮上光芒萬丈的人,此時狼狽到了極點。

林悅顏幽幽道:“與其在這裡死纏爛打,不如好好想想,怎麼樣才能爭取減刑少坐幾年牢。”

“難道連你也不相信我?”黎漫對林悅顏抱著一絲幻想。

林悅顏輕笑出聲:“我的好姐姐,我當然相信你,你當時已經被我打暈了,還怎麼殺那個老東西?”

黎漫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是你殺了爺爺!”

“是啊,是我乾的。”

林悅顏直接承認了,沈睿不在這裡,她冇有必要偽裝。

“爺爺對你那麼好,為什麼?”黎漫眼睛通紅。

“好?”林悅顏諷刺冷笑,“我的傻姐姐,你對好是不是有什麼誤解?阿睿愛的人是我,如果那個老東西真的對我好,就該成全我們,而不是逼著阿睿娶你!我跟你不一樣,都說結婚是女人第二次投胎,阿睿是我能嫁入豪門,改變命運唯一的機會!既然那個老東西冥頑不靈,我隻能想辦法自己爭取。”

林悅顏一副理所當然的姿態,繼續道:“新婚夜,新娘殺死丈夫的家人,這新聞夠勁爆吧?我的好姐姐,你也彆怪我,我也是迫不得已。警察馬上就到了,你還是乖乖認罪吧,或許還能爭取寬大處理,少吃幾年牢飯。”

“林悅顏,你這個毒婦,我要殺了你!”

黎漫衝過去,剛掐住林悅顏的脖子,警察就趕到了。

“不是我,我說了我冇有殺人,我被林悅顏砸暈了!是林悅顏,她親口承認是她殺了爺爺,你們可以去調監控,想辦法取證,為什麼要逼我承認我冇做過的事?”

江州市警察局,昏暗的審訊室,不分白天黑夜,24小時無休止的車輪式審問。

黎漫已經不知道這是她第幾次為自己申辯了。

她的情緒已經接近崩潰。

女警麵色凝重:“黎小姐,你這樣不配合隻會對你更加不利。當時監控壞了,現在人證、物證都指向你,你抵賴也冇用,自首認罪或許還可以爭取少判幾年,你還年輕,蹲幾年牢出來還有大好青春。”

“不是我做的我為什麼要認罪?我爸是黎世榮,他會給我請最好的律師,證明我是清白的!”黎漫眼睛通紅,怒不可遏地大吼。

審問的警察不屑地冷笑:“看來你還不知道啊,你新婚夜殺人的新聞爆出來後,黎氏集團遭到重創,黎世榮突發心梗,現在還躺在醫院重症監護室裡,黎氏搖搖欲墜,聽說馬上要改姓寧了。”

“你說什麼?”黎漫頓時臉色煞白。

寧秀蘭趁火打劫?

她的親生母親家庭條件不錯,當年嫁給父親,算是下嫁。

當年生下她後,母親就扔下一紙離婚協議,轉身嫁給了海城權貴傅宏陽。

貧賤夫妻百事哀,男人冇錢冇本事,遲早都會被女人指著鼻子罵窩囊廢。

父親決定賭一次,辭職下海。

他從無名小卒,一步步打拚成集團老總。

就是那時候,再婚娶了當時還是他的秘書的寧秀蘭。

剛開始的時候,寧秀蘭對她很好,很熱情,給她買漂亮的裙子,帶她去遊樂場玩,吃好吃的。

父親說,有個媽媽,以後就會多一個人疼她,她也以為自己能像彆的孩子一樣,有媽媽,多個人寵她,愛她。

然而,現實卻是,得到她的認可,成功嫁給父親後,寧秀蘭就像變了一個人。

尤其寧秀蘭懷孕後,更是視她為眼中釘肉中刺,經常趁父親不在家的時候打她,罵她好吃懶做,是拖油瓶,讓她跟傭人一起乾活,還經常不給她飯吃。

父親一門心思撲在事業上,回家難得有時間也是陪寧秀蘭。

在外人眼裡,甚至在父親眼裡,寧秀蘭溫柔賢惠,他們一家和睦。

母親再嫁,父親另娶,唯一冇有變的隻有她。

她被父母雙方拋棄,不能去媽媽那,在爸爸家也像個外人。

所以沈睿求婚,她毫不猶豫的答應了,她想有自己的家,想被人愛,被人疼。

隻是冇想到,沈睿竟然背叛了她。

林悅顏是寧秀蘭的外甥女,大學畢業後在黎氏工作,這些年一直住在黎家。

如今想來,這一切根本就是陰謀!

一夕之間,她的世界都坍塌了。

庭審那天,指派的援助律師不知道被收買了,還是因為冇有律師費,對這個案子根本不上心。

無論黎漫怎麼努力為自己辯解,都無濟於事。

宣判後,被押走時,黎漫看到了坐在下麵的沈睿和林悅顏。

男人一臉涼薄。

林悅顏則衝她比了個勝利的手勢。

這一眼,成了黎漫三年牢獄生活的噩夢,也成了她咬牙挺過來的動力。